光明文化周末版:班车外的风景

发表时间:2019-03-09

在偌大的北京城,我每天坐班车高下班,悄悄地观赏车窗外的风景,看人来人往,看花开花落,看春去秋来,看生活流变。天天日复一日在固定的时间来回于固定的线路,所有好像司空见惯,所有又都在静静发生着变革……

作者:马克燕

在这两个区往返穿梭,窗外的景致都是楼群相连、店铺相邻、道路相接,是各个年代城市面孔的交错杂糅,是城市建设在岁月积淀中的自然形成,似乎很难留心到在哪一个位置就实现了两区的刹那超越。

和旭日区东三环的时尚前卫不同,海淀区的西北三环以他老成慎重的姿势显示着一份宠辱不惊的淡定。最能显示其泰然定力的当属联想桥南、双安商场东侧不远处的一个神奇存在——民间戏称“最牛农田”,在这寸土寸金的黄金地段,150亩农田显得分内突兀、扎眼,在日新月异的城市发展中一副超然物外的姿态。春天,这里会播下种子,秋天,这里会长出庄稼,听凭人流如织、车水马龙,任凭路人目光中的不解惊奇、探寻质疑,这里永远保持着一份拒人千里之外的宁静,坚持着年复一年属于自己的生命节律。围栏内外,宛如互不关联、互不搅扰的两个世界、两个年代。这是一处可能迅速换算出房价地价的黄金宝地,它所见证的历史远比CBD的高楼大厦久远得多,它所承载的故事同样充满传奇。这就是中国农科院的实验田。据称,从这块试验田中培育出的粮食品种,在全国推广面积累计超过亿亩,良多品种目前仍是小麦、玉米主产区确当家种类,给农业经济带来的收益价值可以百亿元计。我不晓得这150亩农田向城外迁徙可能面对的问题有多少,也不知道它是否能始终成为这座城市长久而独特的风景。毕竟,在城市发展进程中,如何均衡历史与当下,如何平衡保护和开发,是城市管理者绕不开的艰苦。不管这块农田与四处的修筑风貌如许不协调,无论人们对此有怎么的评估,经济大潮之下、商品社会之中,科技人员的这一份超然物外与默默坚守依然能够让人感触到城市景观之外的另一种纯朴之美。

每天清晨,国贸桥上盘旋交汇的车流如始终转动的万花筒展示着时期发展的斑斓色彩,国贸桥下促聚散的人流似不停放映的城市快闪吟唱着上班族的心田独白;这里汇聚着北京最高的建筑群落跟最精良的财产精英,也承受着空间的拥挤和竞争的压力;这里有成功登顶的犹豫满志,也有初踏职场的局促不安;这里既能仰望到建造的雄伟,也能鸟瞰出个体的渺小;这里既高端时尚一览众山小,也喧嚣嘈凌乱花渐欲迷人眼。

我生涯在海淀,工作在朝阳,两地横跨北京西东,于是,苏州桥至国贸桥,这段从西北方向沿着北三环向东画了将近20公里的半个弧就成了我的两点一线,它让海淀和朝阳成了我视线中按固定时光进行准确切换的两个区。

海淀跟向阳的视觉差别好像应从三元桥开始,这里就像是一个分水岭,让你可能真切地感想到两个区的形象和气质差异。自此向南到国贸桥,一栋栋写字楼在车窗前扑面而来,国际化的气息也迎面袭来。燕莎友谊商城——国内第一家开业的中外合资零售商业企业,作为最早打开国际高端奢侈品市场的窗口,曾代表着一个新型破费时代的开端,曾印刻着这座文化古城对外开放的历史痕迹。